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的记忆  

2010-08-07 08:27:24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我携妻在旷野出游,一条大河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水面很宽,顺着我右手的方向拐了一个大弯,依稀是我家乡的黄河,但河的对岸不是晋北高塬,而是贵州、云南旅游景点的山貌。这是什么地方?我感到十分地奇特。突然间,河面結了很厚的冰,厚的冰层延伸到大河的中流,河的对岸显然没有結冰,青山依旧,绿草茵茵。

    河的岸边出现了一个村落,房屋高低无序,左右犬牙交错。中间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街道,或高或底,用质量低劣的石块板材铺成,就像是十六世纪一个贫穷落后的山区小镇的模型,我在电影中看到过这样的贫民窟。更奇的是站在街道上,靠河的那一边的房屋修建在大河結冰的冰层之上,河水在冰层下湍急地流淌,我和妻子依然穿着夏装,并没有寒冷的感觉。

    我们在街道上走着,更多的时间是在各家的房屋之间穿行。人群熙熙攘攘,大多是陌生面孔。偶然间,碰到了一位熟人,我在与她打招呼,她扭过了头,但是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含满了泪花,任凭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滴湿了衣襟,我给她面纸她也不接。妻子看到她生活的窘境,把身边的钱全部掏出来给她,她又不要,无耐,妻子买了些日常用品与食品给她,她未点头,但我已觉察到她面部那不易流露出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们与她告别。出门后,发现河岸的冰开始解冻,河水从冰融化的间隙流出,我怀疑冰层的支撑程度与维持时间,一但河水全部解冻,这个村镇将全部覆没。我们在寻找出路离开这个地方。瞬间,有声音将我吵醒。我睁开眼睛,听到楼下的院子里有人在说话,看了看钟,才四点。我定了定神,依然躺着,努力寻拾着那支离破碎的意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